邪恶的超能力之番外篇

事情是发生在我高职毕业的那一年,四技二专放榜的那一天,我的心情跌到了谷底,因为我连最烂的学校也沒考上,看完榜单后我茫然的走在台中街上,心想大慨不用三个月就要被徵召去当兵了。

我毫无目的的走着,突然走到了一家很破旧的杂货店,店门外头有一位很老的婆婆突然把我栏下来,开口问我说:「少年仔,心情很郁卒喔!来来来,进来婆婆的店里,婆婆请你喝饮料。」

也沒等我回答,硬是要把我拉进她的小杂货店里,那时候我像有体无魂一样,任由她拉进杂货店里。

进入杂货店里,婆婆让我坐在老旧的长板凳上,就到里头拿了杯饮料出来,说要请我喝,还告诉我说:「少年仔,你的烦恼我都知道,只要你喝下这杯饮料,你就不用再担心那些问题了,嘿嘿嘿!」,不知是因为她说出来的话有魔力还是因为担心要去当兵心中完全沒了主意,那时候我毫不考虑的就把那杯饮料给喝下肚,接下来婆婆还说了一堆有的沒有的人生道理,但我完全沒听进去,而且我感觉意识越来越模煳、身体越来越无力,到最后我就完全不醒人事了。

等我醒来时天已经黑了,而我则是躺在公园的凉亭里,我一头雾水的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会在公园里

突然一阵尿急,让我不得不停止思考,起身去找公园里的厕所,就在我要进入厕所的时候,我眼角瞄到洗手台上的镜子所映射出来的人像竟然不是我,应该正确说来,原本就瘦小(163cm55kg)且长相清秀的我,竟然变的更瘦小了,且清秀的不像男孩子。

原本我以为我多心,且真的尿急的很,我便先停止这个疑惑进入厕所如厕,当我拉开牛仔裤拉鍊正要掏出小兄弟时,我发现我的小兄弟不见了,这一吓我完全清醒了,我赶紧将牛仔裤连同内裤一起脱下,赫然发现我的下体原本应有的一根棒子真的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小细缝,『难道我变成女人了』,我又发现我向下看时,似乎被自己的胸部挡着,我又赶紧把T恤向上拉,映入眼中的是一对坚挺丰满的双峰。这时候我完全呆掉了,到底怎么一回事我心里开始着急与慌乱,我先将衣服穿了回去,因为我可不想在公共场所暴露自己的身体又被发现。我自己想了很久,最后决定回家与家人共商对策。

一回到家,全家人都在,但他们看到我都吓呆了,爸爸(44岁)、妈妈(41岁)、将要结婚的姐姐(21岁)、二弟(17岁)、有一个很帅男友的妹妹(16岁)、三弟(14岁)等每一个人都露出惊讶不可思议的表情。后来我便要他们到客厅听我诉说一切的经过,当他们听完我的诉说后,爸爸便要大伙先吃晚餐再说,吃晚餐时大家都陷入思考之中,这顿晚餐异常的宁静。晚餐过后,爸爸带着妈妈和我出门去找那间杂货店,但照我记忆中的位置去找竟然找不到,找了很久父母与我都放弃了,他们说要另想办法了。

事情发生一个月了,这一个月中家人试过各种方法,先进的医学检查、迷信的求神问卜等各种方法都无效,最后沒办法父母只好到区公所做一些我的个人资料更改,还开了一次家庭会议,向家人宣布说-从此以后已经消失了,但嘉娟(1978年)以后是我们家庭的一份子,大家还是一样要好好相处。

开完家庭会议的隔天,妈妈与姐姐便带我去百货公司买了好多女性用品,又买了好多女性的衣服鞋子,在试穿衣服的时候量了一下我的身材,那时候我才发现我变成女人的身体身材真不错,身高158cm体重45kg三围33C-24-34,皮肤也很细緻。回到家中,妈妈与姐姐又教导我很多女人要知道的事情与应有的仪态,要我了解身为一个女人就要有女人的样子。起初我还真是不习惯,像穿裙子啊、戴胸罩啊、说话要温柔及动作要女人化等,但时间又过了两个月,我却已经渐渐习惯了当女人了,虽然还是有些行为像男人,不过心态已经8成是女人的心态了。而且我打算以女人的身分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所以我参加了升学补习准备重考。

【事件一:满足弟弟的性好奇】

就再我变成女人三个月后,我逐渐发现我的内衣裤常常不见,但沒几天就又会出现,且常常觉得在洗澡时有人在偷窥,还有睡觉时感觉有人触碰我的身体。起初我觉得是我多心,但后来我无意间看到二弟拿着我的内裤在自慰,我终于知道一切都是二弟的杰作(因为三弟考上一所较远的专科学校住在学校宿捨),睡觉时偷摸我身体的人也是二弟(我与二弟睡同一间房,因为以前还是男孩子时就与弟弟们一起睡)。但我只有一点点生气,而大部分是觉得不好意思与兴奋,因为变成女人的我竟然引起弟弟的性欲,而且我曾经是男人,我知道这个年纪的男孩对异性的好奇心,所以我决定与弟弟好好沟通。

就在一天家人都不在的时候,家中只剩我与二弟,我有点想睡就走进我与二弟睡的卧房,正好看到二弟又在偷我衣橱里的内衣裤,二弟很紧张的解释说他帮我将洗好的内衣裤收进衣橱里,我不用想也知道他在说谎,正好家里沒人,于是我就称此机会问他一些问题。

「弟,你现在有沒有女朋友啊」我坐在我睡的床像他问。

「沒-沒有,姐妳问这个幹嘛」他紧张的回答我的问题。

「沒什么只是我也曾经是个男孩子,所以我知道你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对异性的好奇,你拿我的内衣裤在自慰,晚上睡觉时偷摸我的身体,这些我都知道,但我不是怪你,因为这是你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很自然的现象,只要你诚实坦白,我都可以原谅你」我以很缓和平稳的口气说着。

弟弟的表情先是一脸惊讶与不安,后来见他低头沉思了一下,就抬起头说:「姐,对不起,原来你都知道,可是在你变成女孩子之前,我的行为还不会这么夸张到去都大姐或妈妈的内衣裤,只是偶尔自慰一下,但自从哥哥你变成女孩子后,而且还是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不知为何我就是克制不了而去偷你的内衣裤来自慰。所以,请姐原谅我。」二弟坦白的承认自己的行为,也渐渐的不紧张了。

「算了,既然你都诚实的承认了,就原谅你吧!但以后不可以趁我睡觉时偷摸我,知不知道内衣裤你要拿去自慰沒关系,但要记的洗干净还我,懂吗」

我依然有些个性像男孩子大而化之,但我还是向他声明我的要求。当我正想躺下床睡觉时,二弟突然开口。

「姐,你—你曾经是个男人,你知道我的心理,知道我现在对异性很好奇,能不能—–请姐姐让我了解一下女人的身体,让我—-看看女人的身体求求你,姐姐。」二弟似乎股起了很大的勇气的向我请求。

「疑!弟,你在神经什么虽然我以前曾是男人,但现在我可是不则不扣的女人,哪有女人谁便让男人看身体的,而且我现在可是你的姐姐耶!」我很惊讶的告诉弟弟。

「姐,別这么绝嘛!只是看看而已,你又不会少块肉,要不然我会一直胡思乱想下去耶。」二弟不死心的尝试说服我。

「嗯—-,唉!好吧!不让你看以后你又会胡思乱想,不知又会有什么举动,但是我先声明,你只能看不能碰喔。」我想了一下,就答应二弟的要求。

「姐你放心,我绝对绝对只看不碰。」二弟很兴奋的的说。

「真是的,你这个好色鬼,真拿你沒办法。」说完我便开始脱掉我身上的休闲服。当我脱掉上衣露出沒戴胸罩的双乳时(因为胸罩那种紧紧压迫着乳房的感觉我很讨厌,所以能不穿胸罩时我进量不穿胸罩),二弟看到我丰满坚挺的双乳时倒抽了一口气,眼光变的十分的尖锐飢渴,我再脱掉裤子时,二弟的唿吸开始急促,而我也因他的反应开始兴奋。接着我又将休闲长裤脱下,露出我曲缐美好的双腿与丰满有弹性的臀部,现在我身上只剩下粉红色的内裤了。

「等一下姐姐,最后一件能不能让我帮你脱」当我准备要脱我内裤时,二弟突然脱口说出。且不等我回应就向前蹲在我下身双手拉着我的内裤,”唰”的一声就把我的内裤脱至脚踝。这个时候我已经全身赤裸的在自己的二弟面前,而他则是眼光死盯着我两腿间的私密处。

「讨厌啦!怎么可以动手脱自己姐姐的内裤呢。不要,讨厌,弟,別这样一直盯着姐姐那里看,姐会不好意思的。」我满脸通红的向二弟撒娇,双手押着二弟的头,试图不让他一直看着我的私处。

「姐你不让我看,那我的给妳好不好」不知二弟是认真还是开玩笑的说

「好啊!你把裤子脱下来也给我看一下,内裤也要脱喔!」我是开玩笑的向他要求。但二弟却很迅速的起身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个精光,我看到他的肉棒早已勃起。现在的我们已经是坦承相见了。

「你的阴茎好大好长喔!弟,你的阴茎借我玩一下!我自从我变成女人后,好久沒完阴茎了。」

接着我用手套弄弟弟的阴茎,说实在的从来沒有过把玩着別人的阴茎,后来我居然一股冲动的把阴茎含到嘴巴里。

「姐不要啦!这样很髒耶!」二弟感到惊讶又性奋的说

「沒关系啦!又不要你含!」不顾二弟的话,一直舔着他的阴茎,现在的我正学习着如何取悦男人。起初我用舌头舔龟头的前端,但后来不自觉的越来越着迷,也感觉到弟弟的阴茎越来越硬,越来越胀....,之后我又把阴茎含在嘴里,来回的进出....,突然僕滋一声,又多又农的精液就射在我的嘴里,我吓了一跳,不小心把精液全吞了下去,嘴角还是流了一些精液下来。

「你喔!真是的,要射出来也不先说一声,吓了我一跳还让我把你的精液喝了进去,真是讨厌耶!哼!不理你这笨蛋了!」说完我便转身要去洗手间。

「姐妳答应给我看的,我还沒看够耶!」二弟拉住我抱怨说着。

「都让你看了,也帮你含了,已经给你爽了,你还不满足」我假装娇怒的说。

「我不管啦!妳答应我的,妳一定要给我看个够!」二弟开始无理取鬧。

「好啦!只会撒娇和无理取鬧,真是拿你沒辄。」坳不过他只好静静的站在他面前让他看个够。

「看够了吧」正当我讯问他之时,突然二弟向我扑了上来,把我推倒在我的床上,接着就是一阵乱亲乱摸!

「弟,不要!不可以,你不可以这样,不是说好只看不摸的吗」我开始惊慌的起来,但男人的力气毕竟比女人大,我根本无法挣脱他。

「姐,对不起啦!我受不了了,妳的身体太美了,我好想跟妳做爱,所以我只好硬来了!」二弟说出心中的慾望。他不停的揉弄我的白嫩有弹性的乳房,也用指尖挑逗我的乳蒂。

「弟,赶快住手,这样是不对的。——,不可以,我们不可以这样。弟,求求你,赶快住手。」

我心开始慌乱,急着要弟弟住手。

二弟粗暴的揉捏我的双乳,嘴巴在我身上四处乱亲,渐渐的被他挑逗起我的性欲,又加上刚刚替他口交尚未退去的情欲,我唿吸越来越急促。后来,他更将手伸进我的大腿间,探索我的祕境。

「弟……不可以摸姊姊那里……喔……喔……不可以……嗯…不要!」,我竭盡力气的暂时阻止了他的行动,我与他两眼相对,我终于忍不住问他说:「弟,我们不可以做爱,这样是乱伦的,如果你对女人好奇,姐姐可以让你摸我的身体,但你就是不可以和我做爱,知道吗」

听完我的话之后,弟弟只是点了点头,我也不知他是否真的了解,只能赌上一赌,何况如果弟弟硬是要乱来,我也沒能力去制止。二弟要我躺在床上,而他伏在我身上,一低头便开始吸舔我的乳头,用左手揉抚我的乳房。

「啊……」我叫了出来。「啊……啊啊……」

「啊,姐,妳的胸部好柔软有有弹性,啊……摸起来好舒服。」二弟很兴奋的说着。

而弟弟的左手也沒闲着在我的下面,手指不断的进出我的阴道,还不时轻捏我的阴蒂,让我实在快要忍不住放声呻吟。

「啊啊……喔……啊……不要……弟,不要摸了……啊……好奇怪,女人的身体感觉……喔!

弟,你弄得人家……喔……啊啊啊……」这是我身为女人后,第一次有这么奇怪的感觉。

「弟……我好….舒服喔!好….爽!嗯~真的好舒服,~~~~~~不要,弟,別弄破人家的处女膜………!嗯~~轻一点,別弄痛我。」快感不断的涌上来,我忍不住娇声吟叫着。充满淫荡的叫声在房间里回荡着,我感觉弟弟越来越兴奋。就再我陷入陶醉的时候,突然弟弟将原本在我私处抚摸的左手中指抽了出来,但又立刻有更粗的东西顶住我的穴口,我还搞不清楚状况,只感觉那似乎是粗粗圆圆的东西,而那东西很烫。

「姐姐,我要插进去啰!」二弟向我说明他将要把他的阳具插入我的身体内。

「疑-!不可以,弟,姐姐不是告诉你说只让你摸,你不可以乱……啊!痛……好痛,弟赶快拔出来,……不可以,这样是乱……伦,別这样……弟!」我惊醒之际,想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二弟将他的阳具对正角度,一口气的插了进去。龟头强行突破了阴道口内不远处的处女膜。我受不了含着泪想阻止。

「姐,等一回就不会痛了,忍耐一下!等一会,姐你会感觉很爽。」二弟向我安慰说到。二弟把整条阴茎完全插进我的体内了,稍停了下就开始来回的抽插……。

「不……不行,弟,求求你……不可以,喔喔喔喔……」我试图想阻止,但身体传来的快感,让我逐渐尚失抵抗的意志。弟弟缓慢有节奏又有力道的抽插,激起我一阵阵的快感,我在也忍不住的放声呻吟。

「嗯~~~噢噢噢嗯嗯~啊……好痛……但……又…好好……舒服喔……嗯~~~~~~~~.噢弟……弟快……讨厌…我怎么会变成这样…啊……好舒服……我竟然和自己的弟弟做这种事……还觉得很舒服,喔喔……好爽」二弟的腰很有规律地摆动着。

「漂亮的姐姐,不,我要叫你”老婆”,嘉娟老婆,你的小穴真的很紧哪!我觉得好舒服啊。老婆你的呻吟好好听喔!」二弟感动的说着。弟弟一边规律的抽插着,一边用手抚摸我胸部、轻捏我的乳头。

「原来做爱那么舒服,这种感觉真是永生难忘。老婆,你舒不舒服呢」

「啊……啊……我也觉得舒……舒服……啊…讨厌,弟,你怎么可以叫自己的姐姐老婆呢…再用力点……啊……啊……受不了了……姐姐快要高潮了,人家要洩了……啊……啊!」终于我爽到天上去了,达到身为女人的第一次高潮了。想不到我竟然和自己的弟弟做爱,还被自己的弟弟插到高潮。

「姐,妳好淫荡喔!爽成这样了,还想要,还在流爱液!」二弟话尚未说完又开始抽插我的小穴,且速度越来越快,动作越来越强暴,但不知为何面对这种接近暴力的性爱,竟使已经高潮过的我,竟然情欲又急速高涨了起来。

「嗯~~嗯~嗯……噢噢…姐姐……你那里夹的我好舒服,好…爽喔………」二弟抽插越来越快,阴茎越来越胀,我知道二弟就要射精了!果然,「姐,我要射了,我要射在你的体内!」

「不!不行!弟,不可以!嗯~~~噢噢嗯嗯……,不可以射…射进去,啊…啊……喔…我们已经做了不该做的事…,嗯~~~噢-嗯嗯~……不可以一错……再错!」虽然我想制止弟弟的行为,但弟弟却牢牢的抓住我的双腿,我逃也逃不掉。弟弟在最后的一轮勐烈的冲刺,在他的低沉的闷哼中,弟弟射了,他的阴茎持续的抖了好几下,把又热又浓的精液全射进了我的身体深处!

这时我也因为弟弟磙烫的精液,又让我得到了第二次的高潮,「嗯……啊……………………」一声常常的娇哼,我全身松懈下来享受着高潮的快感,软瘫在床上喘息....

二弟向洩了气的气球躺在我的身上,但阴茎仍然深插在我紧暖柔嫩又湿淋淋阴道里。过了一会,弟弟把阴茎拔了出来,一滩粉红色的液体也随之从我的穴口流了出来,那应该是弟弟的精液加上我的淫水和处女膜破掉流血的混合液体吧!

「姐,对不起,我……我克制不了自己的冲动,不过我会负责的。」事后二弟在床上紧紧的抱着我,向我道歉。

「算了,姐姐也有错,一开始就不该答应让你看我的身体,男人一性奋起来事停不下来的,这我很清楚,不过这件事千万不能让家人知道,不然后果不堪设想,知道吗」我也回抱着弟弟,毕竟他是我的弟弟,又是我身为女人后,夺走我处女之身的男人,也只能原谅他。

「姐,你原谅我了姐,那以后我还有可不可以和你做爱」二弟口气小心的像我问说。

「讨厌,怎么还问人家这个问题,姐姐的身体都被你上了,已经是你的人了,当然可以啦!不过我们的关系一定要保密,不能让人知道。还有,以后沒有我的允许不可已把你的精液射在我的身体里面,如果我怀孕了,我们之间的秘密就会被发现,知不知道」我满脸潮红的娇声回答。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1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