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舅妈谁都想要

这时表哥的同学解手回来,见有一个不认识的中年美妇在望着同学的房间在手淫。这个女人着黑色的连衣裙,衣服在胸部以上,肩膀以下是蕾丝的,裙子则是在两侧大腿还有开叉,几近腰部,下边是黑色吊袜带吊着同色的长筒丝袜,着着一双同色的尖嘴高跟鞋,捲曲的长髮披在丰润的双肩上。

他慢慢地靠近她,一把抱住了她,双手握着她的双乳向前一撞,把舅妈撞进了房间。表哥他们这才惊觉起来,他对舅妈说:「二姨,你什么时候来的」

这时将舅妈拉进来的人将表哥和另一个人拉到一边商量,另三个人则按着舅妈舅妈,表哥三人认为,要舅妈不把这事说给姨舅妈听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把舅妈也拉下水。

三人回来时一脸淫笑,表哥更把相机、V8和他的私人珍藏都拿了出来,叫道:「按着她!」他自已则一下趴到舅妈的身上,双手乱摸,手口并用,另一个则伸手到舅妈高开叉的连衣裙内,将舅妈的黑色蕾丝内裤一下子拉到了小腿处,舅妈的双腿不停地乱蹬。

不一会儿舅妈无力了,表哥拉起舅妈,把肉棒一下便插进了舅妈的口中,舅妈舅妈口中只是「嗯、嗯」地发不着声音。

拉下舅妈内裤的人双手抬起舅妈双腿,把舅妈的屁股拉到床沿,一头便埋在舅妈的肉洞,张口把舌头探进舅妈的阴道中,用舌尖在阴唇周围用心的舔着,一口便将舅妈的阴核用牙齿咬轻轻地咬着,有时又将手指插进舅妈的阴道中捅弄。

另一个人则把舅妈背上的拉链拉下,用舌头舔着舅妈的背部,一把将舅妈的黑色的半罩杯蕾丝胸罩解了下来,一手一个乳房,一时这边,一时这边,在舅妈的双乳上佈满了他的口水和齿痕,而另外的人则拿着相机等工具在拍摄着。

谁知这时姨舅妈回来了,她来到儿子的房间门口,看见妹妹被儿子和他的同学捉住,还在她身上进行着她以前从沒想过的事,她惊叫一声,惊动了表哥他们,沒有和舅妈做的人沖了上去,将姨舅妈拉了进来。

表哥对他们点了点头,三人便将姨舅妈身上的衣服扒下来,姨舅妈着的是天蓝色的丝质低胸连衣裙,白色的高跟鞋配着肉色的袜裤。其中一人把姨舅妈一把推倒,握住肉棒就插进姨舅妈的口中;一个则将姨舅妈的上半边衣从肩膀上拉下,拉下胸罩便对着姨舅妈的乳房嘶咬起来,姨舅妈口中有肉棒在边,发不了声;而最后一个人则隔着裤袜和白色蕾丝内裤舔了起来,并不时地用手指扣弄。

姐妹两人同时受着三条年轻肉棒的攻击,虽然时间有前后,但都是被人将连衣裙拉到了腰部,像条母狗一样按趴在地床上,撅起了大屁股,屁股上佈满了红红的指痕。

表哥头一个把肉棒操进了我舅妈的肉洞,其他五人也不约而同地将肉棒插进了他们身前的两个女人的肉洞中。

舅妈被三个人不停地被攻击着,操着操着,表哥躺在床上,让舅妈睡在他身上,他的肉棒从下边插进了舅妈的屁眼,而另一个人则将舅妈的一双美腿高高举起放在自己肩上,一下一下地向前顶,而另一个则趴着肉棒,直直地插进了舅妈的口中,表哥在下边用力地向上顶。

另一边,姨舅妈的裤袜被撕开了两半,白色的蕾丝内裤挂在姨舅妈还穿着裤袜的小腿上,姨舅妈的屁眼一张一合的,使操姨舅妈屁眼的人爽呆了。

姨舅妈和舅妈这时都摇动性感的屁股,配合着他们的勐烈进攻,舅妈雪白的乳房上还留下了数道明显的指痕,「啊 啊 啊 」舅妈被幹得发出又痛又爽的声音。

舅妈舔弄肉棒的技巧看来很好,鲜红的舌头在肉棒上缠来绕去,男人脸上出现舒服的表情。舅妈红嫩的乳头不堪吸吮抚弄,坚挺屹立在猢乳上,舅妈被吸吮得浑身火热,不禁发出喜悦的呻吟。

而姨舅妈比舅妈也好不了多少,她的脸上红红的,口中肉棒一进一出,一下一下的都顶进了喉咙深处。在操着姨舅妈两个下洞的两人,四只手用力抓揉着姨舅妈那令人垂诞三尺的乳房和丰满的肥臀,顺着平滑的粉颈、曲缐玲珑的细腰、细緻的背、腿,摸向姨舅妈隐密的森林深处,抚摸着湿润的花瓣、柔软的耻毛,在花瓣的间隙不断地游移。

表哥在下边一边用力顶着舅妈的粉嫩淫臀,死命地操穴,一边用力掴打舅妈的粉嫩淫臀,不一会儿,舅妈的粉嫩淫臀上佈满红红的指印。这时操着舅妈和姨舅妈口的两人分別拿着相机和V8拍着这场淫宴。

「啊 啊 啊 喔 啊 啊 好人,你弄得我好舒服啊 啊对,顶深一点 」分不清到底是舅妈或是姨舅妈的淫叫,两把声音都混合在一起了。

表哥和他的同学不停地在交换着操着舅妈和姨舅妈的几个洞,其中一个更把舅妈舅妈的乳房夹住他的肉棒,一下一下向前顶,下下都撞进舅妈的口中。他们不停地变换着体位、交换着性交的对象,直操得舅妈和姨舅妈在狂叫着:「插死我 插死我了 对 啊 啊 啊 啊 」

幹着舅妈小穴的那个男人全身开始抽搐,很明显地他快要射精了,舅妈也开始疯狂地吸吮,另外两个男人则把他们的龟头抵在舅妈如同妓女的脸上打手枪。那个把鸡巴插在舅妈口中的男人,把下腹往前一顶,将他廿五公分左右长的阴茎一次全插进舅妈口中,一直插进她的喉咙,然后开始不停地呻吟。

舅妈也到达了高潮,含着阴茎发出呻吟:「啊 啊啊 啊啊 啊啊 」

舅妈和姨舅妈的淫声使负责拍摄的两人放下摄影机,用支架支好,又加入战团之中。

八个人在不停地操着,期间,舅妈在表哥抽送了三、四百下之后,已经再度地攀上高潮,她的阴道出现了极有规律的抽搐,对于表哥来讲,就好像是有张小嘴在不断地吸吮,他将肉棒完全地插入穴,享受着这样的舒服感受。

这时候舅妈则是因为花心被龟头用力顶住,而呈现出更激狂的抖动,舅妈抖了差不多快要两分钟之后,才慢慢地平静下来。而姨舅妈这时已再也沒力气去呻吟或者迎合了,所以只有默默地被姦淫着。

这时姦淫姨舅妈的两个人也分別先后地在她的小穴以及屁眼面射出浓热的精液,舅妈却正以几近倒立的的姿势被人操着小穴,而另外一个男子已经射完精坐在旁边休息。

「啊 啊 啊 啊 」舅妈一声接着一声地呻吟,她已经经歷了数次的高潮,全身几近虚脱。好不容易,这个男人也在她的小穴面射精,她顿时软倒趴在地上。

这时候原本搂着姨舅妈的男人站了起来,过去将舅妈抱了回来,让她趴在沙发上面,然后将自己的肉棒插入她的屁眼面继续抽送。不一会儿,他也射精了,他们在舅妈和姨舅妈的身上总共射了不知多少次精。

他们用舅妈和姨舅妈被操的相片来威吓她们,要听从他们的话,今后要无条件地继续让他们姦淫,不然就将相片在网上散发出去,舅妈她们迫于无奈,只好点头答应了。

两天后,舅妈接到王总打来的电话:「阿珍,你还记得上次的日本客户三沙吗他这次来电话,点明要你去谈新合同的细节问题。你明天到他在这的写字楼,洽谈合约的事。」

「王总,三沙是个虐待狂,上次我不知多受罪。」

「行了行了,这次生意做好了,我加你百分之十的红利。」

「真的」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好吧。」舅妈爽爽地答应了。

这天舅妈着了一套米色的套装,裙子刚过膝盖,后边是向上开叉到大腿的中间,上身是同色的上衣,淡淡的铁灰色的裤袜下是白色的搭扣袢丁字尖嘴高跟皮凉鞋。

舅妈一进了三沙的办公室,三沙就走了上来关上门,搂着舅妈就走回他的大椅子上坐下,舅妈则坐在他的大腿上。

「三沙生,合同的事 」

「行了行了,使我高兴的话,合同绝对无问题。」

「真的」

「当然了。」三沙边说着,边把手伸进了舅妈的裙底,隔着舅妈的丝裤抚摸着舅妈坚实的美腿,上边则吻着舅妈的耳垂。他用舌尖轻轻地点着,另一只手搂着舅妈的身体,舅妈兴奋地享受,瞇着眼、舔着嘴唇。

三沙望着舅妈如此骚浪的美样,将舅妈一双美腿分开两边,架在椅子两边,又把舅妈的裙子轻轻推高,将黄色的蕾丝内裤连同铁灰色的袜裤像剥皮一样拉下到膝盖处,把舅妈的腰架在办公桌边,用舌头去舔弄舅妈的小穴。

他的头开始上上下下不停地摇动,口中的大舌头一下下地进出在舅妈的阴道之中,只听得「滋!滋!」吸吮声不断。舅妈舒服得哼出声,屁股开始往上挺。

她的双手也沒閑着,解开了自已的衣襟,将衣服拉开,露出了白色的蕾丝胸罩包着的巨乳,将一边的巨乳解放了,握着放入口中吮着自已的乳头,另一边也用手指捏弄着粉红色的乳头。三沙要舅妈趴在他的办公桌上,像母狗一样翘起屁股,用手掌打在舅妈的屁股上,上面现了红红的掌印。

这时三沙把一条电动阳具插入了舅妈淫水淋漓的阴道中,自已则将舅妈的淫水抹在舅妈的屁眼上,舌头插入了舅妈的屁眼中。

「啊 啊啊 啊 啊啊 」

「爽不爽嗯」

「啊 啊啊 啊 啊啊啊 好 好哥哥 人家好难过 好像好想要 要啊 」舅妈不一会就浪了起来。

三沙把他的肉棒顶在舅妈的阴阜上搓弄,令她想吃又吃不到。

「啊!你別再诱惑人家了 快把大鸡巴插进来 啊 人家面好痒快幹烂妹妹的小穴吧 」

「你的骚穴是不是欠幹快说,荡妇!」

「对,人家的小穴欠你幹 欠你插,人家小穴不能沒有你的大鸡巴 」

「好,幹死你!」三沙把阳具插进了舅妈的屁眼,而电动阳具仍在阴道中震动着。三沙将舅妈的上衣拉下到乳房以下,用手玩弄着舅妈的双乳:「这样幹你爽不爽欠幹的妹妹,幹死你!」他还要求舅妈被他干爽时要大声叫春,以助淫兴。

「讨厌,你的坏东西又长又粗 每下都幹到人家最面。啊 大龟头有有角,撞得人家 好重 好深 你的鸡巴还有颗粒凸起,刮得人家好麻好痒 好爽 」这不知廉耻的母狗居然可以说出这样的话。

此时三沙要求换个姿势,舅妈骑在他上面,舅妈起身跨坐在三沙膝上,手握着他粗壮的大阴茎,上面还沾满她发情流出的淫水。

「对,用力坐下来,保证你爽死。」

「啊 好粗 好胀 好舒服喔!」舅妈一边用阴道套着三沙的阴茎坐下,一边叫春。

由于舅妈面对着三沙,任由三沙双手抱住她的丰臀来吞吐大鸡巴,令她忍不住偷看一下自己的嫩穴,正被一支粗黑的肉棒一进一出的抽插着,尤其三沙全身又黑又壮,和我舅妈雪白的肤色形成强烈的对比。再加上两人交合的叫床声,搭配着性器紧密结合的「啪啪」声,还有淫水被大鸡巴操出的「滋滋」声,再加上两人激烈交合的沙发「咿哇」声,真可拍成一部超淫大A片。

三沙一边用手抱住舅妈的臀部,嘴巴也大口吸吮着舅妈丰满坚挺的左乳,另一手则用力搓弄她的右乳。

「好哥哥 你真是人家的小冤家,下面的肉穴被你的大鸡巴抽插,连两个乳房都被你吸的好爽啊 」

「这样抱着相干的姿势爽不爽」

「这种姿势连我老公都沒有用过,他只会男上女下,你这招式虽然有些难为情,但令人又羞又爽。」

「这是偷情妇女最喜欢的招式,连你也不例外,待会还有更爽的。」说着三沙就把舅妈双腿抱起,并叫她搂住他的脖子,就这样三沙就抱着我舅妈在办公室中边走边幹。

「小美人,这招式你老公不会吧!这样幹你爽不爽」

「讨厌,这样人家被你抱着边走边幹,淫水也流得一地,好难为情,不过比刚才更爽啊 」

「像母狗一样趴下,屁股翘高,欠幹的母狗!」三沙又再次叫道。

舅妈乖乖的像思春母狗一样趴伏着,臀部高抬地等待着三沙这只大公狗来幹她:「三沙哥,快把人家这只发情的母狗幹得出水吧!」

三沙也色急的挺起他那支大肉棒,「滋」的一声插入舅妈紧密的肉穴内,像两只交配的土狗,肆意姦淫我漂亮的舅妈。

「贱货,这样幹你爽不爽」三沙一边抽舅妈的嫩穴,一边也用力拍打她圆润的美臀:「你的屁股还真大,快扭动屁股,贱女人!」

舅妈像狗一样趴着被三沙抽插着淫穴,连胸前两个大乳房也前后摇摆,令三沙忍不住一手一个抓住玩弄。

「啊 好哥哥 亲丈夫 你的龟头幹得人家好深 好麻 好爽啊你的手真讨厌,快把人家的奶子捏破了!啊 」

把舅妈像狗一样姦淫后,三沙已气喘如牛地躺在地毯上,但那支沾满舅妈淫水的大鸡巴依然挺立:「你看,我的大龟头上都是你的淫水,快帮我舔干净,骚货!」

舅妈乖乖地握住他的大肉棒吸弄起来,一边舔弄龟头,一边哀怨饥渴地看着三沙。在舅妈的吸吮下,三沙的阴茎再展雄风:「小美人,快坐上来,哥哥会把你幹得爽上天,让你享受偷汉子的快感。」

「你真坏,又笑人家!」此时舅妈已跨在三沙的下体,握住那根大鸡巴,用力向下坐:「啊 好粗 好胀 」

「快扭动屁股,这招骑马打仗爽不爽」随着舅妈一上一下套弄着三沙的大鸡巴,只见她紧密的嫩穴被大鸡巴塞得满满的,淫水也随着大鸡巴抽插而慢慢渗出,还滴在三沙两颗大睪丸上。

此时三沙的手也沒閑着,看着舅妈胸前两个大奶子上下摇晃,便一手一个抓住玩弄,有时当舅妈往下套入鸡巴,三沙也用力抬高下体幹她,两人一上一下,操得舅妈通体发麻,淫液四溅。

「啊 这下好深,啊 这下插到人家子宫了 」

「这下爽不爽这下有沒有幹到底操死你!」三沙用力捅了数十下后,他终于顶不住了,射在了舅妈的阴道之中。

十五分钟后,舅妈将三沙签了名的合同送回了公司。

这天,舅妈正在家中休息,有人敲门,舅妈开了一望,原来是表哥。

「二姨,今天怎么这么性感」原来舅妈着了一件肩带式的粉红色的半透明睡衣,边沒有内衣,脚上是一双金黄色的高跟拖鞋,下摆刚好到大腿,舅妈的阴毛在睡衣的下摆下若隐若现。

表哥一闪身进了来,搂着舅妈便和舅妈嘴对嘴起来了。表哥不一会儿就把舅妈舅妈扛在肩上,走进了舅妈的房间。

「二姨,你自渎给我看。」二哥把我舅妈扔在床上,边脱衣服边对她说。

舅妈果然听话的躺在床上,把一边肩带拉下,将睡衣下摆撩起,两腿大开,一手握住自己的大奶,一手拼命在下体处摩擦。舅妈不一会儿就像A片的女主角一样,趴跪在床上,屁股翘得老高,「哼哼唧唧」的爽快淫叫着。舅妈左手撑住身子,另一手在阴户抠抠弄弄,中指还插入阴道,不断进出摩擦,食指轻扣着阴蒂,无名指和小指则轻抚着会阴部。

舅妈磨了半天,仰起头,右手还插在阴户,左手塞进嘴吸吮着。表哥对着舅妈这样的淫态再也忍不住了,他勐力地将舅妈搂住,并且将她的睡衣扯开,舅妈的胴体完整且赤裸地呈现在他的眼前。

舅妈要表哥先站起来,然后再跪在他的面前,温柔地含弄着他的肉棒,她的舌头从表哥的龟头开始滑过,慢慢地来到表哥的肉棒根部,并且再慢慢地滑回龟头,她这样周而復始,直到整根肉都沾满了她的口水而显得闪闪发亮。她腿微微分开站着,然后大大的弯腰,直到她的手掌都可以完全碰触到地上。

由于她的姿势,所以表哥可以清楚地看见她的美穴全然地展现在他的眼前,表哥走过去,扶起他的大肉棒抵住她的小穴,缓缓地插进去。

「喔 对 慢慢地进来 好宝贝 让我好好地感受你的大肉棒慢慢地填塞我那空虚的小 喔 喔 对 慢 慢点 啊 你已经顶到了我的穴心 对 啊 我好久都沒有感受到这样的感觉了 啊 」

当表哥慢慢地将肉棒入舅妈的阴道时,他感觉好像正在通过一个湿热滑润的通道,面相当地狭窄,以致于得紧紧地抓住舅妈的腰,好让有个施力点可以把肉棒插进去。表哥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肉棒完全地插入舅妈的穴,这时候舅妈舅妈已经涨得满脸通红,她要表哥暂时不要动,然后她慢慢地将上身抬起,让她自己呈现九十度的姿态,这时候她要表哥慢慢地将肉棒抽出去,但是不要完全抽出去。

表哥依照她的要求,慢慢地将他的肉棒抽出来,直到只剩下我的大龟头留在她的体内。

「来吧,宝贝,再让我好好地享受你的肉棒在我体内通过的快感。对 不要太快 啊 啊 好 我已经好久都沒有享受过这样的感觉了 」舅妈舅妈指导着表哥怎样去幹她。

表哥知道舅妈非常喜欢这样缓缓地抽送,所以沒等她的指引就已开始自己慢慢地抽送。虽然他从舅妈的呻吟声中知道,她非常喜欢这样,而且也可以从面好好地享受她所需要的感觉,但是表哥却沒有觉得很爽的感觉,甚至比自己手淫时所享有的感觉还要不如。不过,当他听到舅妈愉悦的唿喊,以及她身体微微的颤抖,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表哥的大肉棒正在舅妈的小穴来回地进出,他们都并沒有作任何的防护措施,所以两人的性器官正在紧密地结合。喔表哥居然兴奋得感到有点晕眩!他试着慢慢加快抽送的速度,渐渐感觉到她的小穴已经变得相当湿滑,可以很轻松地就让他的肉棒在面来回抽送,而舅妈的呻吟也渐渐地大声且放浪了起来。

「啊 好宝贝 用力 对 我喜欢这样的感觉 用力 啊好棒啊 好爽啊 我的好甥儿正在姦淫我 用他的大肉棒姦淫着我 啊喔喔 喔喔 好 」

舅妈的两腿开始颤抖,她似乎有些站不住了,表哥将肉棒深深地插入她的体内,并且慢慢地导引她跪下去。这时候她整个人像只母狗般地趴在地上,然后表哥则是半蹲在她的身后,大肉棒依然深深地埋在她的体内。他试着摇晃着腰部,肉棒随着身体的牵引在她穴来回抽送,舅妈继续发出愉悦的呻吟。gm641014 2008-10-8 18:54

这时候表哥觉得肉棒被 肉紧紧地夹住,略为觉得爽了些,而且这时候两颗睪丸随着他的晃动而不断地拍打在姨母的肉体上,「啪啪」的声音听起来特別地令人兴奋。

表哥一再地抽送,也不断地享受着两人肉体交合、撞击所带来的快感,体内渐渐地兴奋起来,感觉到想要射精了,但是他捨不得!捨不得这样快就让自己失去了享受姨母肉体的快乐,他缓缓将肉棒抽出来,而舅妈则若有所失地趴下去,整个人伏在地上,雪白的肉体随着她粗重的唿吸而起伏着,看得出来她在刚刚的性交过程中体会了许多刺激以及达到了兴奋。

「我的好宝贝,你为什么停下来呢」她好不容易恢復过来,转过身子,侧躺在地上,用着极为妖媚的姿态看着表哥,并且质问他。

表哥告诉舅妈他的想法,她淫荡地咯咯笑了起来,然后伸出手,要表哥拉她起来。当他把她拉起来之后,她搂着表哥:「我的好宝贝,你想在我身上射出几次都可以,而且你以后可以随时地亵渎我、姦淫我,甚至你可以当我是你的性奴隶!」

舅妈又再躺到地板上,双脚大张,表哥知道,只有用他的肉棒才能让姨母感受到高潮,于是把阴茎再度插入她的体内,并且勐烈地抽送起来。

「啊 啊 好 啊 啊 」舅妈在表哥的操弄下,沒有多久,她的阴道就开始出现了规律性的收缩,那种情况表示她又快要登上高潮,表哥加快抽送速度,舅妈这时只有张大了口,却发不出任何声音,而这时表哥也把体内的精液毫不保留地全数射入了她的体内。

舅妈在家中接到了和哥的电话:「小宝儿,一个小时后到我的财务公司来,有事要找你。」

舅妈来到财务公司,边的人都是一脸凶相,舅妈走进了和哥的经理室,和哥便搂着舅妈坐到沙发上了。舅妈穿着一身白色的套装,全身上下一身纯白,她横卧在沙发上,露出闪烁着亮光的白色丝袜裹住的大腿蜷曲着,更增丰满感。

舅妈一手探进和哥的胯间,用手摸着和哥的肉棒,用她纤纤玉指将和哥的拉链拉下,和哥的大肉棒一下子就弹在舅妈的脸上,「和哥,你的大肉棒好大!」说着,便把肉棒放进口中吮了起来。

和哥望着舅妈因吸吮肉棒而变形的小淫嘴,右手拉起舅妈的裙摆,手指探进舅妈的私处摸了起来。他一摸进去,便笑着说:「小淫妇,果然知我心意!」原来舅妈沒有穿内裤,只着了一条中空的白色的闪光裤袜。

这时舅妈的头一上一下的吮含着和哥的肉棒,上边沾满了舅妈的口水淫汁,舅妈的阴户在和哥的手指插弄下也流出了不少淫液。这时和哥把他沾着淫汁的手指举在舅妈的脸前,舅妈吐出和哥的肉棒,把沾着自已淫水的手指吮进了口中。和哥把舅妈拉下沙发,舅妈依然像在沙发上一样吮着和哥的肉棒,只不过是身子拉直,双手仍握着和哥的鸡巴不放。

「小淫妇,我的肉棒就这么好吃」

「是的。」舅妈回答着,但依然捨不得松开嘴。

和哥要舅妈坐在他的大椅子上,他钻在舅妈的两腿间,头埋在舅妈的私处,舌头一下一下地像肉棒一样插进舅妈的阴道中,有时又把嘴在大腿的根部舔着。舅妈被他弄得爽呆了,把衣服拉高到胸部,和哥一手大力扯脱胸罩,在雪白浑圆的大肉球摇动不已时用双手握住去使劲摸捏,然后坐在椅子上,分开舅妈的腿,再以阴茎对准阴道口。

龟头进入少许后,舅妈右手按在办公桌上,左手握着和哥粗大的阴茎,缓缓地坐了下去,直到把他的大鸡巴全都吞进自己的穴,还晃动着大屁股左右磨了两下,接着把一张俏脸反凑上去,伸出小舌头,和和哥吻了起来。

舅妈往上一抬屁股,和哥粗大的鸡巴便露出大半节,鸡巴被灯光一照,亮晶晶、湿淋淋的;舅妈往下一坐,和哥那又粗又长的大鸡巴整根就被舅妈的肥穴给吞沒了,两人就以这种姿势操了起来。和哥伸手在后边握捏着舅妈的淫乳,用手指捏着舅妈粉红色的小乳头,舅妈双眼半闭半开,不时转过头舔着舌头的望着和哥。

「就是 那 爽 插得 浪穴 舒服 太好了 」舅妈所渴求的阳具已胀满她饥渴的浪穴,她的举止是多么疯狂淫荡、言行是多么放浪形骇,骚穴内像有一把火在燃烧,高亢的小穴愈来愈觉炽热。

「太美了,舒服得 浪穴要升天了 」浪穴在充分的滋润中,女人娇啼声不断:「快 受不了 把磙热精液 给我 」

「我会 给你。」男人至此又转变姿势,把女人的身体放落,自己伏在女人上方。

「你 做什么」

「我换个姿势 包你爽!」他在变换姿势后,令女人仰卧床上,把脚扛在自己肩上。

「不要 快夹 妹穴好痒 」舅妈放浪地叫着。

「我会 马上令你满足 」和哥望着这么淫浪的妇人,更用力地顶着舅妈舅妈的妖艳淫臀。

这时工走了进来,望到这情形,便想走回到外边去,和哥却叫工在房间中等着。和哥把舅妈掉了过来,挽起舅妈的两条大腿,往办公桌边挪了挪,站在办公桌边,鸡巴正好顶在舅妈的穴口上。由于舅妈刚才分泌的淫水太多,和哥的大鸡巴毫不费力的就捅进舅妈的穴。

和哥挽着舅妈的大腿,起劲地把大鸡巴在舅妈的穴插进抽出,边操嘴还边道:「过瘾,过瘾啊!」和哥的下腹和舅妈的阴户相击,「啪啪」作响。

和哥把大鸡巴从舅妈的阴道抽出来,笑着对工道:「看我的。」说罢,在大鸡巴离舅妈的穴口挺远的地方使劲向前一捅,「扑哧」一声,竟然整根大鸡巴都捅进舅妈的穴,把舅妈操得勐地一耸,嘴「哎哟」一声。

和哥越操越勐烈,又把她的乳房揉得像两个面团似的,舅妈再也忍不住了,只觉得穴越来越热,快感越来越强烈,不禁一阵头晕目眩,两手一把将和哥死死搂住,下身迎着和哥的抽插,沒命地向前死顶,躲过和哥伸进自己嘴的小舌头,张嘴叫道:「哎呀!不行了 操死我了 完了 我死了 啊 啊使劲操呀 使劲操我的大骚穴,操 操!」

舅妈得到高潮的同时,和哥也在舅妈的阴道中射了精。

工这时把舅妈扛着进了一个房间,抛给舅妈一件衣服:「着上它。」

舅妈穿上了这件衣服,原来是件性虐的皮衣,这是一件露背装,颈上是扣着的,胸口部份却是透明的丝质,下边着黑色长筒丝袜吊在皮衣的下摆上,脚上是一双几寸高的黑色丁字搭扣袢高跟鞋,这样的装扮,任何人只要望一眼就想要上她了。

工要舅妈在身外再披上一件长风衣后,便要舅妈上他的车走。舅妈疑问道:「工,我们要到什么地方去」工笑着摸了舅妈的脸一把:「当然是好地方,到时你就知道了。」舅妈也就不再说话了。

工把舅妈送到一间大別墅,面坐满了人,当舅妈出现时,其中一个像首领模样的男人走过来,在工手中接过舅妈后,工就走了。

舅妈见在房中的人个个都十分可怕,刚想掉头走时却被那首领拉住,一巴掌掴在舅妈脸上,舅妈的面颊感到一阵火烧般的灼痛,不觉呻吟一声。他奸笑道:「走我就让你看看逃跑的后果。」他向部下打个眼色,立即有人走出来,将舅妈舅妈的外衣粗暴地撕毁,只剩性虐的皮衣还在身上,而在乳房上的丝质部份则被撕开了。

舅妈挣扎狂叫:「不!求求你 不要 」但舅妈感到身体一阵凉意,原来她的乳房已裸露在空气中 舅妈拼命用手掩盖私处,情知劫数难逃,便道:「你们不要插我,我可以用一对乳房安慰你们。求你们別弄我的私处,玩我的乳房 」

首领冷笑一下,他命令手下排成一列,脱下裤子,露出大小不一的肉棒。他将他的肉棒展露在舅妈面前,道:「跪下,用你的乳房令我们全部出精!」

舅妈乖乖的跪下,将他的肉棒放在自己的乳沟中,再用乳房夹实肉棒上下摩擦。首领捏住舅妈两粒粉红色的乳头,不断的扭拧,又用指甲刺下去。舅妈感到很痛,叫:「不要这样弄我的乳头,很痛 温柔一点 」他非但沒停止,反而更用力,令她更感痛楚。

「舒服吧更好玩的还在后头。」首领一边欣赏着舅妈痛苦的表情,一边把她的两粒乳头拉长,再松手让它们弹回去。

舅妈努力和他乳交,他终于射出精液,那些白浊的液体在舅妈脸上、乳房上流着。他道:「你这小淫妇,很喜欢精液吧就给我吃完它!」

舅妈不敢违背他的命令,便用手从身上沾上精液放进口中舔。他的精液有点咸,很腥,舅妈只感到 心,很想吐出来,但舅妈还是迫自己勉强吃完。他很有满足感的大笑:「你简直是一个天生的性奴隶。不单是我,所有人的精液你也要吃!」

和所有人乳交,也把他们射出来的精液全部吃下去后,舅妈以为他们会放过她,但那首领显然并不会轻易满足,他拨开舅妈掩盖下体的手,撕裂舅妈的黑色透明蕾丝三角裤,舅妈惊慌得尖叫:「你说过不去玩我下体,你 不要 」

他将舅妈的内裤撕得一干二净,狞笑道:「玩女人哪有不玩阴部的」在他还沒有说完的时候,已经有两个年轻人分別从前后向舅妈扑过去。首领靠在椅子上坐下,看着夹在喽罗们之间发出妖艳哼声的舅妈。

两个小喽罗各自把阴茎插进舅妈的阴道和肛门,轮番勐烈抽插,每次抽送都令舅妈的身体不停地扭动摇摆,只是看到这种情形,首领差一点就要再射精。那种情景令人想像到两条蝾螈分別前后爬在一块白肉上,而这块白肉夹在蝾螈间扭动腰肢的恼人模样,用妖艳来形容还不够。

现在,舅妈夹在前后做着勐烈抽插的两个男人之间,在天堂与地狱之间来来回回。不知疲倦的年轻人,把甜美的快感灌入舅妈的身体,尤其是攻击舅妈肛门的那个年轻人,勐烈的程度几乎使舅妈翻起白眼,舅妈夹紧那双雪白的大腿,但黝黑的倒三角仍然清晰可见,她感到强烈的羞耻感。

见到舅妈被抽插得不断反进反出的阴户和屁眼,首领的肉棒又再勃起,看在舅妈眼中,只感惊心动魄,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首领勃起的阴茎,但他巨大的肉棒依然十分惊人。他握着肉棒缓缓迫近,舅妈甚至可以感受到阴茎发出来的灼热。

这时他示意两个喽罗让开,张开口把舅妈如葡萄一样的粉红色的乳头含进口中,然后用舌头慢慢地舔着,时而用牙齿轻轻地咬着,舅妈的乳房上满是他的口水。他的手下则拉起舅妈的手放在他们的肉棒上,舅妈不由自主地握着他们的肉棒上下套弄着,两个人的面上不禁露出了舒服的表情。

首领将舅妈压在沙发上,粗暴地分开舅妈的双腿,她那可爱的阴唇完全暴露出来,舅妈別过脸,哭道:「不要 求求你 」

他沒有理会舅妈的哀求,把肉棒狠狠地插入她的阴道。舅妈感到万分痛楚,大叫:「很痛 停止 啊啊 太大了 呀唔 」

舅妈的头髮已被打散,散在沙发上,首领的肉棒在舅妈体内横冲直撞,舅妈感受不到任何快感,有的只是痛楚。

他很快便在舅妈体内射精,但舅妈的痛苦并未因此完结,他在舅妈身上发洩完后,又命令手下继续轮奸舅妈。被十几条肉棒轮番抽插,舅妈身上的衣服被撕得七零八落,十几个人同时在舅妈身上插弄、掌掴、捏拧,舅妈像条母狗一样被按趴在地板上。

「啊 啊啊 我好舒服啊 喔喔 我好快乐喔 这样的肉棒真是太棒了 快 快快用力幹我 用力弄我 把你的精液射在我的身体面 对 继续 用力 」舅妈渐渐被操出了滋味,不单不再挣扎,还合作地撅起了大屁股,屁股上佈满了红红的指痕。

「好 婊子 你叫得我好爽啊 我要射了 我要射出来啦 」轮奸着舅妈的喽罗们分別把他们灼热的精液劲射入舅妈的每一个亢奋的洞穴。

「好美 好舒服 我 我要升 升天 天了 骨头 骨头都要 猢 猢了 」舅妈不停地叫着,开始时的痛苦已变成了快乐的呻吟。

好不容易等到喽罗们全部都饱偿兽欲,舅妈已全身乏力,瘫躺在地上,身上全是他们白花花的精液。

这天下午,我想回家拿下些书,却在楼下的停车场外找到了高原的机车,我想一定有问题。我从窗子再次爬入了我的房间,用老办法望进客厅中,高原和阿强都在,舅妈穿着白色的透明蕾丝衬裙,同色有搭扣的透明高跟凉鞋配着中空的透明肉色的袜裤。

高原坐在沙发上,阿强则在架着V8。他舅妈的!这两个臭小子,上我舅妈居然把我架空!

这时舅妈跪坐在高原的大腿上,双手搂着高原的头,和高原嘴对嘴的吻着,高原的双手从不閑着,不停地摸着舅妈身上的每一处肌肤,舅妈的表情像十分受用。

这时,阿强已经架好V8,也加入了战团,他拉着舅妈盘着的头髮,把她的头拉过去,一下就把他的肉棒插进了舅妈的口中,舅妈的脸颚因为阿强的插入而凹陷了下去,口中更发出淫荡的呻吟。

高原这时则把舅妈的乳头含进口中,而舅妈好像十分舒爽,她把阿强的肉棒吐了出来,用手撸着,拉起放在自已的脸上,又把阿强的阴囊吸进口中。

阿强笑着对高原说:「你瞧这母狗,多么淫贱!」

高原把舅妈拉起,把她像母狗一样按在地上,笑着对阿强说:「你要操她哪个洞」

这时门开了,红姨进来了。啊!我明白了,一定是阿强他们用我们偷拍的照片来要胁舅妈和红姨。这时门再一次的开了,却原来是玉姨,就是高原的舅妈。他舅妈的!高原这小子,居然将他舅妈都上了都不让我知道,还和阿强两个拉下我。不行!我一定要一起上,不然我就亏死了。

我从正门走进去,把他们吓了一跳,却见这伙男女惊慌的望着我,我二话不说,拉着红姨亲了个嘴,这时众人脸上才现出了放松的笑容。于是我对红姨、阿强对玉姨、高原对我舅妈,一对一的操上了。

「红姨,想不到我都有操你的一天。」我笑着调侃红姨,她二话不说就将我的肉棒塞进了口中,那张美艳的樱桃小嘴在我的大肉棒一上一下的滑动着,右手则在下面握住两个卵蛋,左手放在自已的穴上开始手淫了。

红姨用舌尖在我的肉棒上舔,我的手也沒閑着,握住红姨两个丰满柔嫩乳房在掌中搓揉。

这时阿强过来对我说:「反正大家都是第一次,上完自已的舅妈后再上別人的。」我点了点头,拉着舅妈进了我的房间。

我坐在舅妈的大床边,要舅妈跪在我脚下。舅妈的手指缠绕在我的阴茎上,用力搓揉着我勃起的阴茎。舅妈望了我一眼后,就开使舔我的阴茎。

舅妈好像吹口琴一样横着向下舔,然后在阴囊上舔弄。「啊 舅妈 」我一边向上吐气,一边抓住舅妈的头髮。舅妈张开嘴把龟头含在嘴,手在阴茎的根部搓揉,我则抚摸着舅妈的的胸部。

这时舅妈的动作加快,黑髮像降落伞一样飞散在我的腿上。我把舅妈抱到自己腰上,背对着自己,握着阴茎对准舅妈的阴道,一下就把我的大肉棒插进了舅妈舅妈的穴中。啊,实在太爽了!

我已经操过姨舅妈了,不须再理什么乱伦不乱伦了,只知道舅妈需要我的大肉棒,我用双手固定舅妈的屁股,勐烈地扭动。

「唔!啊 」舅妈的黑髮向左右摇动,乳房也随着跳跃,不时打在我的脸上。我一只手抚摸乳房,一只手向阴毛摸下去。抓住乳房的手指捏着舅妈红色的乳头,另一只手则玩弄着舅妈的阴蒂,舅妈爽得大声地呻吟起来,整间房间充满做爱的香味。

我两只手都握着舅妈的巨乳,两人紧紧地贴在一起,只有腰部在动着,舅妈不断流出来的淫水滋润着我的肉棒。

这时玉姨和红姨进来了,想来阿强和高原已经射了精,躺在地上动不了了。两个中年女人望着我和舅妈,却互相抚摸起来了。突然,我觉得舅妈的阴道一阵收缩,「啊 我泄了 」舅妈这时达到高潮,趴在床上不动了。

两个女人过来搂着我,把我按倒在床,玉姨骑在我胯上,把乳房放在我口中让我舔着;红姨则把我的肉棒放进她口中仔细地品尝。过了一会儿,红姨自个儿用阴户套上了我的大肉棒,慢慢地耸动,我和玉姨小巧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把彼此的唾液互相交流滋润着。

「嗯 我 我 我 不 不行 不行了 我要融 融化 了 」红姨一边抛动着娇躯,一边叫床。

「嘿! 爽吗」我双手托着她屁股,抬起腰盘往上挺。

「喔 太 太 棒了 喔喔喔喔喔 嗯 我要 我要 」红姨在我的肉棒上起降着,嘴却不停地呻吟浪叫。

「都几岁的女人了还荡成这样,真是人不可貌相。」我不由得对红姨的骚劲另眼相看。

她丰美雪白的臀部正坐在我身上,屁股不停地上下左右摆动。大约经过了百十下的抽插捅弄,红姨好像舅妈一样,也得到了高潮。

红姨满足地离开我的身体,我却还沒有射精,玉姨接着腾身而上,用她修长的手指,一手握着我粗大的阴茎对准自己的阴道口,一手撑开两片湿漉漉的小阴唇,缓缓地坐了下来,当全根盡沒时,玉姨呻吟了起来。

操着操着,我要玉姨用像狗一样的姿势趴在床上,我还要她在把丰臀翘高一点,她一翘高,我就顺势插入,并且开始活塞运动。

插了五、六十下后,玉姨把手穿过胯下,拉出我正在她阴道抽送着的肉棒,再转放进她的屁眼中,我扶着她的盘骨,小腹不停大力地撞击着她的美臀,发出「啪!啪!啪!」的声音,再加上玉姨那娇滴滴的呻吟声,真是天籁之音呀!我一边插,一边爱抚她的巨乳,同时吻着她的唇,实在是太棒了!

我在操了百多下后,终于和她一起泄了,红姨和玉姨一同蹲下来,把我沾满秽液的阴茎一一舔舐干净,这才结束了这次乱伦的群交。

是不是?太想要了!!

多多回文 俺才有发文的动力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6.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